踏在尋覓《人中之龍》的路上|夜行道頓堀|日本 • 大阪

《人中之龍》蒼天堀/大阪道頓堀
FacebookLineTwitterPinterestFacebook Messenger

これで終わろう 流される前に
心決めよう 時間は待ってくれない
これで終わろう 甘いィ夜に包まれる前に
—— Crazy Ken Band〈12 月 17 日〉

來到道頓堀這天近傍晚,揉著二月低溫下通紅的雙手,我在道頓堀川邊凝視天空紫白與河面輝映的燈火,溫柔而斑斕。
說到大阪道頓堀,人們多半會想起戎橋那頭跑了八十餘載的固力果跑步先生、心齋橋一帶行在時尚尖端的名牌,又或是滿足口腹之慾的章魚燒、大阪燒、一蘭拉麵和海鮮水產。
但對於《人中之龍》(龍が如く)系列的玩家而言,這裡不僅是熱鬧海派的大阪景點,也是「關西之龍」鄉田龍司叱咤風雲的地盤、88 年之於真島的「輝く監獄」,以及澤村遙為夢啟程的首站。

日本大阪道頓堀

道頓堀:實景/遊戲

2006 年首次於《人中之龍 2》登場,道頓堀以「蒼天堀」之姿成為遊戲系列中主要的關西場景。匯集餐飲、娛樂、商業與風俗場所,這裡是繁華壅塞的遊處,也是霓虹渲染的不夜城。
不遠處,停駛多年的唐吉軻德惠比壽塔高聳,店家主題曲大肆播放,陣陣洗腦的「キキキ,キホ,キホーテ——」奏出角瓶、皇家健身飲料與超級杯麵的補給歡樂頌,聲聲催促你快些步入激安的殿堂。
有別於黑夜與白晝的絕對,在道頓崛的黃昏時分,人潮還未湧入水上觀光船;宗右衛門町那端則門簾半掩,似是在夜幕低垂之前,暫時隱匿爾後將綻放的色彩。

大阪固力果跑步人

固力果跑步人


金龍拉麵(金龍ラーメン):實景/遊戲

遊人高舉手機,聚集在知名蟹料理餐廳「かに道楽」那緩緩轉動的螃蟹招牌下留影。金龍睜著圓大的雙眼,看魚群般的人流來來又去去。
Grand 在哪兒呢?泡沫瓦解後,此處曾經的漫天鈔票成了今日一張張的藥妝店收據;如同《人中之龍》系列留下的時間刻痕,我們看見日本泡沫經濟的荒唐奢侈、上世紀日韓剪不斷的糾結,但即便物換星移,那些時代的惡之華都已封存於遊戲的平行時空,無論何年何月,我都能再一次跳脫現實,深陷其中。

戎橋與巖橋:實景/遊戲


大阪逾六十年的知名代表食倒太郎(くいだおれ太郎)

大阪逾六十年的知名代表食倒太郎(くいだおれ太郎):實景/遊戲


元祖串炸的達摩大臣其實是現任會長上山勝也的模樣:實景/遊戲


頑固壽司(がんこ寿司)

頑固壽司(がんこ寿司):實景/遊戲

街燈昏黃,人聲鼎沸。嗅著本家章魚燒和女香混香菸的氣息,耳畔日、國、韓語交雜,我想,他們肯定和遊戲裡的路人一樣,不是在嘟嚷天氣寒冷,就是在喃喃自問:「今天會不會下雪呢?」
身為一個無救的浪漫主義者,走在道頓堀,我不諱言自己遙想著《人中之龍 2》裡桐生與狹山那場約會。或許是因為在狹山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,我能夠體會那份為現實佯裝出的強悍,藏在冷面下的少女情懷。如果戀愛了,他一定是能讓我做回自己的溫暖依靠,如果真的不能擁有、不能明說,短暫的銘心也就足夠了。

飽食了串かつだるま的串炸,在燒酎的催化下,視線開始朦朧。今夜,鋪了石板地的法善寺橫丁有些意外地冷清,由於長年被信眾潑水祈願的關係,法善寺的西向不動明王佈滿了青苔。
一旁的「夫婦善哉」紅豆湯還亮著燈,腳下潮溼的石板路映著燈籠的暖光,我投下香錢,用木杓舀起水,朝不動明王與身旁的佛像潑水。併攏雙手、閉上眼喃喃自語,雖不知不動明王是否理解微醺的國語,相信法力無邊的祂多少能猜到,我對愛的祈求。

「法眼寺」是現實中的「法善寺」

「法眼寺」是現實中的「法善寺」


宅女的願望很簡單

宅女的願望很簡單


「不動明王」和「蒼天明王」


宗右衛門町與招福町

宗右衛門町與招福町:實景/遊戲


Infomen インフォメン 無料案內所

Infomen インフォメン 無料案內所:實景/遊戲(請找亮點)

Where is my love? I cannot find it…
夜深了,Sunshine 開始營業了吧?繞進側巷,或許是冷,也或許是他們手上一根接一根的香菸,身著正式服裝的人們在亮得刺眼的案內所外吐著白霧;拘謹、瑟縮的身影在閃爍的光影中忽明忽暗,似是以極其低調的姿態,來掩飾慾望交易的狂放本質。就像那一幅幅無瑕但無語的公關看板,道頓堀的夜色既流淌物慾與情慾,亦受隱性的束縛而緘默,在種種矛盾中,散發難以抗拒的風采。

日本大阪道頓崛

旅途延伸

道頓堀 • 日

真實的 Dotonbori Hotel 和遊戲裡的 Syoufuku Turtle Hotel

真實的 Dotonbori Hotel 和遊戲裡的 Syoufuku Turtle Hotel


蒼天堀大街東側:實景/遊戲

蒼天堀大街東側:實景/遊戲

大阪新世界/新星町

大阪通天閣夜景

於《人中之龍 2》登場的新星町取材於真實的大阪新世界與通天閣。《人中之龍極 2》推出前,這裡是我最期盼能見到的場景,結果卻讓我失望了。
雖然沒有在通天閣觀景台找到黃色絆創膏,但我摸到了比利肯的腳底、吃了一份「ぎふや本家」的串炸,還因為玩得太開心而弄丟了一頂心愛的毛帽。唉,還以為比利肯會眷顧我的說。

大阪城/大阪之城

大阪城

千石組的根據地,外觀並無能隨時分裂的跡象,天守閣內無老虎,只有人滿為患的遊客。
來的這天氣溫雖低,但雲層透出微微的陽光,坐在戶外休息區啜杯熱抹茶,舒服得都快睡著了呢!

大阪城大阪城

FacebookLineTwitterPinterestFacebook Messenger

Related Articles

人中之龍 6
Constellations at Samuel J. Friedman Theatre
Brooklyn Heights Promena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