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語是我們共同的語言

BRMC on Much Music
FacebookLineTwitterPinterestFacebook Messenger

一向認為失語大過多話,無聲勝過有聲。
也並非一概而論,但單就講話這件事,詞窮的人們似乎就是比較可愛;他們在社會苛求下掙扎,該說話時卻是搔頭擤鼻,缺乏詞彙的煽動力,也自然而然地少了能言善道者共有的銳利或是詞語中的心機。

會說話的人把說話當功夫,是天份也就罷了,後天的心思就像是設計遊戲關卡,字字珠璣何嘗不是開發商一個個別有目的的陷阱?

我愛的人們不多話,更多是沈默的製造者。
意識流般的支吾是「不解釋」,是白色噪音隱隱擴散,沒有導讀,沒有定義,它是沒有句子的語言,takes one to know one 的奇妙境界。
他們在台上用噪音替代言語,用黑色釋放色彩,讓台下的我們(極其可能的同類),獲得無處可尋的自在。
至於私底下,我們大概都一樣囧。心頭千言萬語,話到喉嚨又成了文法錯亂的支離,說得結結巴巴、說錯、說得太直、太悶……啊!數之不盡,地獄的邊境——

in limbo。

所以何須浪費唇舌?低頭瞪鞋,用噪音騷動世界,你懂我,我懂你,讓失語成為我們共同的語言。

《同場加映》Mr. P 之世界越快,心則慢

FacebookLineTwitterPinterestFacebook Messenger

Related Articles

威滅滅蟑隊
Nightcrawler Script
Jake Gyllenhaal and Ruth Wilson in Constellations